账号:
密码:
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婿 > 第四十四章 手机病毒
  黄宝擦了擦口水,给方别打了一个电话。小胖子一宿没睡,提前把方别交给他的任务完成了。不为别的,只为了能够多邀功。
  放下手机,方别对晓薇说:“你住哪儿?我那边有点儿事,要不先送你回去。”
  晓薇兴奋地说:“你带上我吧,我保证不会干扰你!”
  方别哭笑不得,现在他有点后悔有这么一个狂热的女粉丝了。
  进入孤儿院,方别向操场上锻炼身体的孩子们以及院长挥了挥手,狂热女粉丝晓薇不甘落后,同样挥手,露出甜蜜的笑容。
  “又一个?”院长耐人寻味的说了一句,方别脸上多了一道黑线,有点无语。
  甚至就连小米都表示:“大哥哥,我要告诉欣欣姐姐!”
  “哎,偶像,谁是欣欣姐姐?”晓薇对方别的私生活有着高度浓厚的兴趣,她现在才明白原来方别除了韩羽儿一个女朋友以外,可能还和孩子们口中的欣欣姐姐有着一些难以割舍的联系。
  方别白了晓薇一眼,匆匆逃离操场,推开黄宝的房门。
  “我靠,又一个!”黄宝扭头一看,吓了一跳,没想到方别这一次带着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全新面孔。
  此刻,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时松先是问了一句“什么又一个?”,等他起身看到晓薇的瞬间,由衷的竖起大拇指,赞叹“还真他……又一个!老大牛逼!”
  晓薇不明不白,有点茫然;而反观方别,脸上的黑线已经由一道变成了整张脸都黑,他欲哭无泪,无从解释。当然,他相信,即使真的有机会解释也不可能解释清楚了。
  “咚”“咚”,方别两个暴击,时松和黄宝立马蹲在地上,捂着脑门哀嚎。紧接着,方别对手足无措的晓薇说:“有时候,无需多言,拳头才是硬道理!”
  晓薇赞许的点点头,深以为然。
  黄宝看着头顶上沙包大小的拳头,不敢大意,忍痛对方别说:“我通宵制作了一份手机病毒,可以通过点击我预设的网页链接植入木马,这样一来,我们就可以窃听钱心重的通话和讯息了。”
  “嗯,那么问题来了,谁会白痴到点击手机上的不明网页链接呢?”在方别提出这一里程碑式的新问题后,黄宝和时松面面相觑,不禁无语。
  ……
  s市图书馆,钱心重安静的坐在窗户角落,一丝不苟的阅读着一本历史类书籍。
  “钱兄,好巧啊,你也来看书。”方别装出一副偶然相遇的样子,为了伺机给钱心重植入手机病毒。他和时松,黄宝深入进行了讨论,最终提出这个计划的人却是晓薇。虽然晓薇不明白方别为什么要给别人植入手机病毒,窃听别人的隐私;可晓薇几乎已经成了方别的脑残粉,她深信方别的所作所为不会有错。
  钱心重放下书本,陡然见到方别,很是惊讶。可以说,两人各怀心思,不谋而合。这些日子,不仅仅只有方别在算计着钱心重,钱心重同样在筹划着如何从方别手上套取到妙应点穴手法。
  钱心重说:“我经常来这里看书,怎么从来没见过方兄呢?”
  方别哈哈一笑,随便编了个像样的理由搪塞过去。他坐了下来,提起一个早就预想好的话题,钱心重没有防范,当下两人低言细语聊了一会儿。眼看时机成熟,方别忽然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假装出去接电话。
  十秒钟后,方别继续展现他的高超演技:“钱兄,借你手机用用,我的没电了,给家人回个电话。”
  这点儿小事,几乎没有人会拒绝,何况截至目前来说,钱心重和方别关系算得上不错。方别顺利拿到了钱心重的手机,快步来到走廊,打开浏览器,将黄宝预设好木马病毒的网址输了进去。
  图书馆的网速十分不错,没过几秒钟果然按照黄宝所说,病毒植入成功后,手机屏幕快速的闪烁两下。方别谨慎的把浏览器的历史记录给删除了,然后为了达到假戏真做的效果,方别给时松打了个电话,表示一切就绪。
  电话另一侧,黄宝,时松,晓薇三人早已焦急等待了很长时间。得到方别的消息后,黄宝立马操作电脑,输了一串常人看得头疼的长长代码。等待了一分钟左右,屏幕上出现密密麻麻的信息。黄宝实验之后,肯定的点点头。
  “没问题了,老大。”时松同步反馈到方别耳边,后者嘴角扬起神秘的笑容。
  方别轻蔑的笑了笑,就凭老余这区区一个烂酒鬼还想训斥他?简直不要太儿戏。
  时松见方别出手,知道结局基本已经定下来了。很适时的补刀:“赶紧给我大哥道歉,当然最重要的是给我道歉!不然的话,嘿嘿,你最好提前叫救护车!”
  不同于老余的嚣张,阿峰表现得从容不迫。虽然他刚才没看清方别几时离开座位,但他并未因此而感到畏惧。毕竟,不管怎么说,他可是一名身手矫健的私人保镖,实力非同一般。
  方别忽然推了时松一把,令其猝不及防,回过头来以一种莫名其妙,百思不得其解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老大。而方别也鼓励的说:“相信自己,你能行!”
  “别开玩笑了,我不行!”时松瞬间变得绝望,让他对付阿峰。又不是比偷盗开锁,过去送吗?
  方别继续鼓励他“男人,不能说不行!不行也得行!”
  没等时松继续发回信号,阿峰的拳头已经虎虎生风的朝着他的脑袋砸了下来。时松心想完了,全他妈的完了。他本能地双手抱在头上,企图减轻伤害。
  忽然,异变突生。阿峰的拳头来得快,去得更快。时松茫然不解的看着对手把右拳收了回去,痛苦的揉着手背,受了伤似的。时松回头一看,方别冲他努努嘴。原来如此,虽然还没完全明白,可他至少明确了一点。那就是方别没有放任不管,用某种巧妙手段护住了他。
  换而言之,时松只需要无脑冲,因为有方别这面强大的后盾存在,他肯定能安然无恙。没有了顾虑,时松马上将这些年在道上混的本事都发挥了出来。反正都是三脚猫功夫嘛,谁还不会那么一两手?
  阿峰见时松一拳冲着自己的小腹打来,左手格挡,右手还以颜色。结果,他右手尚未攻击到时松,左手却猛地一阵刺痛,仿佛被蚊子给狠狠的扎了一口。说时迟,那时快。阿峰格挡未遂,顿时被时松重重打了一拳。
  即便阿峰练过一些功夫,可小腹这个位置实在有些脆弱,何况时松还算是有些力气。阿峰痛苦的抱着肚子,弯下了腰。时松见机会难得,猛地跳起来,重重锤在对方的脑袋上。
  “啊!”对方惨叫一声,急忙后退两步,被椅子绊倒。方别推了一下黄宝,同时低声说:“到你了,还记得我教你那几下子吧。”
  黄宝若有所思,瞬间想到了方别教他的几手绝活。平常没什么机会练习,今天正好可以施展一下,显显威风。黄宝迅速卷起袖子,趁阿峰刚站起来的瞬间动手。阿峰本来一脚踢出,招数刚好使到一半,小腿又是被什么东西刺到一样,疼得使不上力。
  那一脚踢到身上,黄宝毫无感觉,嘀咕一句“你三岁小孩啊,这样子还私人保镖,我看搞笑还差不多!”说完,胖子成功反击,拳拳到肉。
  老余长着大嘴,彻底惊呆了。他很清楚自己兄弟的本事,一个私人保镖,绝非浪得虚名,可今天怎么连两只菜鸟都拿不下,反而还被吊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