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刺婚 > 第258章 再次毁容
  这是他的报应。</p>
  他认了。</p>
  “就算她跟别人生了孩子,我也要把她追回来。”</p>
  小琛哼哧了一声:“你总是这样,非要等到无可挽回的时候,才决定出手。你难道不知道,这样对大家都是一种伤害吗?如果妈咪已经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了,你凭什么要拆散她的家?凭什么要把她从天堂拖到地狱中去?你这样是不是叫自私自利?”</p>
  荣皓辰的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,想要说什么,但没有发出声音来。</p>
  小琛继续说道:“之前,你口口声声的说要重新开始,却一直和孙静珊纠缠不休,让妈咪一次又一次的失望。如果你跟孙静珊断绝了关系,好好的做一个丈夫,弥补之前的过错,你跟妈咪就不会走到这一步。”</p>
  他的每个字都像一颗子弹,重重的击打在荣皓辰的心坎上,让他无法辩驳。</p>
  “原来在你的心里,我这么差劲?”</p>
  “你就是很差劲,我要是妈咪,也会选择爸比,而不会选择你。你看似智商很高,但一遇到孙静珊,就变得很愚蠢,连一点判断能力都没有了。”小琛说得毫不客气,不狠狠的打击他一番,他是不会清醒过来的。</p>
  荣皓辰郁闷。</p>
  他早就已经看清楚了孙静珊的真面目,只是现在还不是踢走她的时候。</p>
  “你还小,我和孙静珊的事,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</p>
  “你这么优柔寡断,只能说明妈咪在你心里并不重要。”小琛双臂环胸,带着几分审视的看着他。</p>
  荣皓辰的肩膀颤抖了下。</p>
  他是在乎景晓言的。</p>
  或许从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,他就已经认定她了,只是从来没有意识到而已。</p>
  “她是我唯一的妻子。”</p>
  “你应该说前妻,就算你单方面复婚,也改变不了她现在是爸比未婚妻的事实。”小琛纠正道。</p>
  “好了,你自己去玩吧,我还有很多事要做。”</p>
  “老荣,你不要跟妈咪复婚了,她跟你在一起不开心,跟爸比在一起才会开心。因为爸比总是把她放在第一位,而你总是把她放在别人的后面。”小琛不满的丢下话,转头走了出去。</p>
  荣皓辰的心里翻动起了12级的大地震,久久不能平静。</p>
  第2天,他接到了小萌的电话,景晓言出车祸了。</p>
  他连忙赶去了医院。</p>
  景晓言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脸被震碎的玻璃划破,毁容了。</p>
  当医生把她从急救室推出来时,脸上全都包着白纱布。</p>
  “病人的脸伤的很重,就算伤口愈合之后也无法恢复容貌,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</p>
  景晓茗忧心忡忡,一拳砸在墙壁,“好好的,怎么会出车祸呢?一定是有人想害我姐。”</p>
  荣皓辰的心拧绞成了一团。</p>
  景晓言醒来的时候,痛苦的呻吟了一声:“脸好疼呀!”</p>
  “姐,你的脸受了一点轻伤,没事的。你别担心,过两天就能复原了。”景晓茗在旁边安慰道。</p>
  景晓言皱了下眉头,“小茗,你老实告诉我,我是不是毁容了?”</p>
  景晓茗攥紧了拳头没有说话,姐姐已经遭遇过一次这样的打击,一定承受不住第二次。</p>
  她会崩溃的。</p>
  荣皓辰走过来,握住了她的手,“没事的,笨女人,我保证你的脸会像从前一样美。”</p>
  景晓言甩开了他的手,“不用你来安慰我,我丑也好,美也好,都跟你没关系。”</p>
  “晓言”荣皓辰叹了口气,不想被她当成敌人一样抵触。</p>
  景晓茗把他拉开了,“你走吧,我姐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安慰,你在这里只会让她更难受。”</p>
  当年他是怎么对待姐姐的,他都看得一清二楚。</p>
  姐姐毁容了,变丑了,他就各种嫌弃,各种厌恶。</p>
  从来没给过她一句安慰。</p>
  这种无情无义的男人,离得越远越好。</p>
  荣皓辰知道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,但在这个时候,他是不会离开景晓言的。</p>
  “我就在外面,有什么事就叫我。”</p>
  他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就这样一直坐到了下午。</p>
  陆以钧是和景母一起过来的。</p>
  看到荣皓辰,景母皱起了眉头,“真是冤孽啊,你一定跟我们家晓言五行相克,八字不合。只要一跟你扯上关系,她就会出事,我求你,行行好,放了她吧,让她安安稳稳的过完下辈子。”</p>
  荣皓辰搓了搓手,“我知道您恨我,但这一次我会好好照顾晓言,一定不会再让她伤心了。”</p>
  “不用了,有以钧在就够了,晓言现在是他的未婚妻,跟你没有关系。”景母冷冷的回绝道。</p>
  “在法律上,我依然是她的丈夫。”荣皓辰说道。</p>
  “晓言已经跟你离婚了,你在背后搞这样的小动作也没有用。以钧会照顾好晓言的,请你马上离开,我和晓言都不想再看到你。”</p>
  “我不会走的。”荣皓辰说的毅然决然。</p>
  陆以钧幽幽的瞅了他一眼,搂住了景母的肩,“岳母,我们进去吧,今天我会在这里照顾晓言的。”</p>
  这话明显就是暗中跟荣皓辰挑衅。</p>
  荣皓辰的嘴角像被狠狠的刺了一下,猛然一抽。</p>
  在景家,陆以钧已经完全代替了他的位子。</p>
  在他们的眼里,陆以钧才是景晓言的丈夫,才是景家的女婿。</p>
  陆以钧进去之后,就留在了病房里。</p>
  而荣皓辰一直坐在外面,直到天黑。</p>
  景晓言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,拆纱布的那天,荣皓辰来了。</p>
  她微微眯着眼看着他,“你想要看看我变得有多丑了吗?好,就让你好好看看。”</p>
  当着他的面,她让医生拆下了纱布。</p>
  从前那张倾国倾城,美如神话的脸,被密密麻麻的伤疤覆盖了,狰狞而恐怖。</p>
  荣皓辰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。</p>
  他没有想到会如此的严重。</p>
  景晓言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无法言喻的、凄迷的笑意,“是不是比五年前更丑了?”</p>
  荣皓辰的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,“还疼吗?”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