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首页 > 武侠修真 > 我在封神坑元始 > 第6章 你快回来
  渑池县,总兵府!
  洪锦大马金刀的坐在本该属于张奎的主位上,反客为主,居高临下的望着高兰英。
  他身侧站在一个矮瘦男子,此人是洪锦的先行官季康,身怀道术,傲然道:“高兰英,你最好识相点,我告诉你。我们总兵大人不止朝中有靠山,他还在天庭、截教有靠山。
  那张奎不过是巫族的一个小角色,跟我们总兵大人相比,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宛如云泥之别。
  我们总兵大人能看上你,乃是你天大的福分,你要珍惜这份福分,果断抛弃张奎,好好伺候我家大人,如此来日肉身成圣,位列仙班,也是轻而易举。”
  “我没有这样的同门,滚,立马滚出我家,这里不欢迎你们。”高兰英满脸怒意。
  真如夫君所言,殷商是彻底烂透了。
  要不然,纣王也不会让这么一个人渣去做三山关的总兵。
  “混账,敬酒不吃吃罚酒,你可知我家总兵大人只需一句话,就可以让张奎从渑池县滚出去。”季康喝道。
  “随便你们怎么做,现在滚出我家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”高兰英身上仙力涌动,这是要动手的节奏。
  洪锦淡淡道:“我只是对她的身体感兴趣,至于她本人愿不愿意,我根本不在意,明白吗?”
  季康立马懂了,高兰英这般倔强、不懂事,让洪锦不高兴了,当下抬手一挥,只见两个大汉从张府后院将张奎的老母亲押出。
  “你……你们想干什么?”高兰英急了。
  季康笑笑道:“我家总兵大人有洁癖,你整日跟张奎那个泥腿子搞在一块,身上带着他的气息,太脏,我家大人不喜欢。
  现在去后府洗个澡,记得多放些花瓣,驱驱张奎留在你身上的脏气,好好伺候我家大人。
  若是等你伺候完,我家大人的评价是不满意,那我只能将这老家伙碎尸万段。”
  “你们这群杀千刀的禽兽,等我儿子回来,一定将你们一个个全杀了。”张奎的老母亲倒是个刚猛的性子,一听这群畜生要利用她来威胁儿媳妇,扭头就往旁边的墙上撞去。
  只是他一个老妇人,怎么可能在这些身怀道术的人,眼皮子底下自杀掉。
  季康一把揪住张奎老母,反手一个耳刮子抽的张奎母亲左脸肿胀,嘴角流血。
  “你这老东西,给我老实点。”季康猛然扭头盯着高兰英,“你也给我老实点,否则我手上稍微一用力,便让这老东西魂归西天。”
  高兰英犯难了。
  如果对方只有一个人,她动用太阳神针,可射瞎其双眼,趁机救下母亲。
  可对方有两个人,她难免顾此失彼,最终使母亲遭了毒手。
  张奎出身普通家庭,父亲去世的早,他是靠母亲拉扯大的,若是母亲走了,夫君一定会痛不欲生。
  季康喝道:“你在磨蹭什么,是想这老东西死吗?”
  “我是火灵圣母的弟子,多宝道人的徒孙,我夫君已成武仙流大罗金仙,我夫君的师父是巫族族长顶级准圣九凤,我夫君的师公杨天佑,灭阐教三脉,屠了阿修罗一族。”高兰英自然不愿让这个人渣玷污了她的清白之躯,“洪锦,我不管你有什么靠山,你若执意欺辱于我,我劝你想清楚后果。”
  “你师父是火灵圣母,我师父是长耳定光仙,在截教的辈分比你师父更高。
  巫族族长九凤,哼,一个大肚子孕妇而已,她敢出逍遥谷吗?
  还有那杨天佑,不管他过去多凶残,现在已成了死人,死人还有威慑力吗?
  至于你丈夫张奎,一个贫民中蹦出来的小瘪三,还大罗金仙,呵呵……你糊弄谁呢。”
  洪锦嘲讽一笑,继续道:“凡是我看上的女人,没有一个能逃出我的手掌心。
  别挣扎了,你的一切挣扎全是徒劳。”
  高兰英发现洪锦言语间,对杨天佑颇为惧怕,道:“阐教宣布我师公陨落,是为了自己的面皮,也是为了稳定人心。
  事实上,我师公根本没有死,我夫君在逍遥谷看到过他的魂玉,完好无损,没有一丝裂缝。
  你最好趁早退去,否则就等着我师公的报复吧。”
  “就算他杨天佑没死又如何,”洪锦的声音变得凌厉起来,“老子就不信邪了,他敢来杀我吗,只要他敢露面,就等着阐教的追杀吧。”
  “杀你还需要他老人家亲自动手吗,只要他开个口,杨戬、哪吒就能将你碎尸万段。”高兰英在尽量的拖延时间,只要拖到张奎赶回来,以他大罗金仙层次的修为,收拾洪锦和季康轻而易举。
  “杨戬、哪吒,两个废物尔,我取他们首级,如探囊取物。”洪锦何止是自视甚高,简直是目中无人。
  杨戬和哪吒在隐藏各自的真实实力,但即便如此,外界都知道,他们显露出来的修为,一个是金仙巅峰,一个是金仙后期。
  这两人全是无双战将,仅凭显露出来的实力,纵使放在大罗金仙中,也都是一流高手。
  洪锦一个天仙巅峰的小修,居然叫嚣着说,杨戬和哪吒是废物,真是无知者无畏。
  “你磨磨蹭蹭的,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,你不知道我们总兵大人的厉害。”季康拔出一把匕首,用力一挥,一道寒光闪过,张奎老母的左耳就被削了下来。
  “啊……”张奎老母疼的昏死过去。
  鲜血从被削下的左耳处往下流,染红了小半张脸。
  “娘……”高兰英无助的流着泪,“别动手,我去,我立马去……”
  “贱骨头。”季康冷冷骂了一句,“还快滚,半刻钟内,洗干净在床上等着,迟一息我就从这老东西身上削下一片肉。”
  “我这就去洗。”高兰英流着泪,踉踉跄跄的往后院走去,心里是满腹的后悔。
  一个月前,张奎让她和母亲一块去逍遥谷的时候,如果她没有拒绝,而是带着母亲去了逍遥谷,如何会有今日之祸。
  悔不当初啊!
  “夫君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你快回来啊……”高兰英六神无主,恨自己自以为是,更狠洪锦嚣张跋扈,不可一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