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首页 > 军史历史 > 建造盛唐 > 第四十一章 一个毛孩子而已
  裴律师回到府上,叫道:“夫人,来,陪我喝几杯。”
  他兴致高涨,导致面色有些涨红,显得红光满面。
  临海公主见自己的夫君罕见的这般高兴,带着几分好奇的坐在身侧,亲自给他斟满了酒。
  裴律师连饮三盅,畅快道:“要不了多久,我们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。回长安,带着你们享受荣华富贵。”
  临海公主道:“其实我们现在挺好的,衣食无忧,承先也听话懂事……”
  “妇人之见,妇人之见!”裴律师连续说了两遍,道:“这算什么好?父亲的好,才是真的好。只有在长安,在天子脚下,才能大展宏图。承先在这汴州能干什么?当一个小吏?那有什么用。我裴家儿郎,要当就当尚书,当宰相。苟安在汴州,一辈子都走不出去。我要让夫人这个公主,有公主的样子,能够与诰命一起谈天说地,让我们的儿子不用考科举,不用从小吏累计功绩,直接享受萌荫,青云直上。这一切唯有在长安,步入庙堂才有资格享受。”
  临海公主默然无言。
  裴律师将手中的酒杯往案几上重重的一砸,道:“原本我们就拥有这一切。”
  他的父亲是裴寂。
  那可是当年响当当的人物。
  李渊最信任的部下,两人臭味相投,真正亲如兄弟。只是因刘文静一案,为李世民惦记着,自身又没有足够的才华,给穿了小鞋。
  直到贞观六年,裴寂讨平山羌叛乱有功。才为李世民赦免,召其回朝。但这时裴寂却已病逝……
  裴律师也因此得以受到提拔,成为汴州刺史。
  裴律师自小有着幸福的童年,父亲是庙堂第一重臣,李渊视他如儿子,将十六女临海公主下嫁,一切都很美好。
  然而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,他父亲一贬再贬,先是赶回老家,随即流放静州。
  裴律师在静州荒芜之地,亲眼见了那里的山野暴民,更让他懂得一个道理,想要不给踩在脚下,只有不计一切的往上爬。
  “对了,你可知商王奉皇命南下,就在驿馆休息。”
  临海公主想了想,试问道:“商王?那是元瑷吧,我记得他特别讨父皇喜欢?”
  她是李渊的十六女,但年岁比李元瑷大的多,而且她很早就给许配给了裴律师,十二岁就嫁出去了。
  这一晃十年,临海公主脑中的印象几乎荡然无存了,若非李元瑷深得李渊喜爱,她都没有什么记忆了。
  裴律师颔首道:“是李元瑷,就是那个宫女生的王子!”
  临海公主不悦道:“郎君这话说的,宫女又怎么了?要不是她舍命救了父皇,还不知什么情况呢。”
  “好,我的错!”裴律师脸上一点歉意都没有,反而是一脸的嘲弄,说道:“明日,我请他过府来吧。怎么说也算是姐弟,叙叙旧也好的。”
  临海公主离开长安已经十五年了,十五年里没有见过任何兄弟姐妹,但听此话,眼圈也突得泛红,颤声道:“好,我也想知道一些京中兄弟姐妹的消息,见见好,见见好。”
  裴律师见自己的夫人高兴地有些失神,自顾自的喝了几杯道:“夫人不必过于伤感,未来好长一段时间商王都会在汴州长住。见面的机会多着呢……”他说着将李元瑷身负的重担细说。
  临海公主听了一脸讶异,说道:“郎君这是想在汴河建筑大坝?”
  “当然!”裴律师说道:“商王确实不凡,这以水闸蓄水,提高河床水位,以供粮船通行,这等主意都想得出来。这建筑大坝,少不了需要地方支持。我汴州上下数十万百姓,义不容辞。”
  “不对呀!”临海公主道:“郎君不是说想到解决治理汴水的方法了?好像是引洛水入汴水,可保障汴水全境,四季通行……”
  “住口!”裴律师脸色骤变,怒道:“此事绝不可提。”
  临海公主吓得脸色泛白。
  裴律师双手扶着临海公主双肩道:“夫人,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。引洛水入汴水是一招妙法,可是真要上报朝廷,得利的是洛州官员,与我汴州无关。之前想着,多多少少有点功绩。现在情况不同了,朝廷择地建造水闸大坝。我们将重任扛下,替朝廷分忧。只要建造的漂亮,这就是实打实的政绩。为夫现在已经是一州刺史了,再进一步就是入京为官,我们不能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……”
  临海公主为难道:“可是是否决定在汴河修建大坝的人是商王,而且……这建设大坝多需要动用多少劳役……”
  “夫人说的这些,我岂能不知!”裴律师直接打断道:“有些事情无法两全。夫人不为为夫着想,也要为我们的承先考虑。承先即将行冠礼,他却看上了崔家小姐。崔家正眼都不瞧我们,哪里会同意这门婚事?承先的脾气,你又不是不知,非崔家小姐不娶。眼下只有我立功入京,进入六部,才有上门求亲的底气。”
  临海公主瞬间不说话了。
  这事情涉及自身儿子,临海公主瞬间没得选择,叹气道:“商王那边会顺着来嘛?他贤明远播,未必会称心如意。”
  裴律师自信笑道:“什么贤明远播,夫人,跟你说。这有才与通事故是两码子事。商王是个奇人,可他终究不足二十,一个毛孩子而已,从未经过风浪,懂得什么?今日我给自己造足了势,在他眼里只怕我这个刺史位子可是不低,是个能干事的人。他对汴河一无所知,哪有不咨询我的道理。还有夫人放心,你相公虽有些功利心,却非大奸大恶之徒,不用担心百姓劳役过重。依照目前的情况,真正动工建造大坝的时候。至少要拖到冬季。冬季正是农闲时节,百姓是巴不得此时徭役,有地方吃住,不用荒废在家,坐吃山空。这是双赢之局……”
  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
  临海公主不住点头。
  裴律师柔声道:“故而夫人明日与商王相见时,为了我们的承先,多给为夫帮衬一下,已保万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