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贴身侍卫 > 第3646章浪潮
  华天荒终于以他个人的声望和威严,加上种种推测分析给予了陈扬沉重一击。
  究实来说,便算是雷鬼,沧海岚,侯建飞心中也未尝没有过这样的疑虑。只是一直不愿意细究罢了……但如今,当华天荒将这个魔盒彻底打开的时候,他们也不能不重新审视了。
  这其中,也包括卢娜。
  卢娜回到光明议会后也看到了华天荒发出的这个视频,她陷入了深思。她曾经对宗寒就是陈扬深信不疑,但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,所以她又打消了这个怀疑。而以如今种种来看,她觉得宗寒还真可能就是陈扬。
  苦大师也与卢娜进行了详细的会谈。
  整个星域之内的永恒族人都在热议这件事情,而高层们却都在细细商讨……
  很显然,陈扬身上发生了严重的信任危机。
  这场信任危机的源头其一是华天荒的身份摆在那里,其二也是因为陈扬太耀眼,太年轻了。如果陈扬现在有个一千岁,那么,没人敢来发这样的质疑。
  事情的存在就是有其道理,事实上,五十多岁的年轻人的确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。陈扬对此心知肚明,也清楚自己的步子迈的太快了……
  但是,他不想在这里无止境的耽搁下去。
  再长个三十岁,一百岁,其实区别不大。再等个几百年,那是不可能的。
  此次华天荒事件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,在历史上被称为惊雷事件!
  平地惊雷一声响,万物皆醒嘛!
  明知夏对此事感到很是焦急,立刻在别院的阁楼里找到陈扬,询问应该怎么应对。
  陈扬只是笑笑,道:“不着急,不着急!”
  明知夏见陈扬似乎成竹在胸,便也放心了一些。
  她走后,师北落也来问陈扬怎么应对。
  陈扬反问师北落,道:“大哥相信我吗?”师北落毫不犹豫,道:“我当然相信你!”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真的?”师北落也笑,道:“好吧,我实话实说,也觉得你太妖孽了。你给我个准话,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。”
  陈扬用法力封印了四周,然后才收敛了笑容,正色道:“华天荒的猜测是正确的,我的确就是域外之人,也是陈扬转世而来。”师北落震惊绝伦,久久不能说话。
  陈扬说完之后,便也保持了沉默。
  当陈扬真正承认之后,师北落反而觉得有些不真实了,干笑两声,道:“这个笑话可有点冷。”
  陈扬道:“大哥要杀我吗?”
  师北落道:“那怎么可能……”顿了顿,道:“再说,我那是你的对手。”
  陈扬笑笑,道:“你有自己的手下,要离开,我也拦不住你。你可以去公之于众,让我陷入万劫不复之地。”
  师北落脸色严肃起来,道:“你到底是在跟我说真的,还是在开玩笑?”
  陈扬凝视师北落,一字字道:“千真万确。”
  师北落开始怀疑人生,觉得一切梦幻至极,极其不解的道:“若真是如此,你又为什么要告诉我?你现在告诉我,又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  陈扬站了起来,道:“因为你是我的结拜大哥,以前你没问过我,我不说,那也不算欺骗你。我们之间说过,要以诚相待的。如今既然你问起来了,我自然也不能骗你。”
  师北落身子一震,胸中顿有热血上涌,立刻道:“管你什么身份,但我就认准了你是我的兄弟!”
  陈扬道:“但我若真要颠覆永恒族呢?”
  师北落道:“这……”无论他是什么心性,但不管怎样,都不愿意自己的族群遭毁的。
  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大哥放心,我从没想过要颠覆永恒族。颠覆裁决所不等于颠覆永恒族,对吧?”
  师北落长松一口气,道:“那是当然。”陈扬道:“说起来,我当初的确是对永恒族恨得咬牙切齿。我的妻子,女儿,还有我的至交好友都在天河神国里。可以说,他们与永恒星域无冤无仇。但是,裁决所与黑暗教廷联合发动了帝王攻击,整个天河神国,百亿生灵全部沦为焦炭。当时我就发誓,要让永恒族一个不留。”
  师北落对天河神国的事情是知道的,闻言便道:“天河神国之事,裁决所办的惨无人道。他们总说我们这些人是魔,实际上,他们干的事情比魔要恐怖的多。但是,义弟你说要整个永恒族都陪葬,未免太过偏激。”
  陈扬道:“当时我就是这么偏激,永恒族里确有许多无辜,但是天河神国的无辜不是更多吗?”
  师北落道:“确实!”又道:“那你怎么又改变了想法呢?”陈扬道:“只能说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在我转世过来后,遇到了许多的人和事。比如苦紫瑜,她的善良让我动容。再说,大哥你也是永恒族的,难道我要把你灭了?这不可能的。所以,我现在的目的就是想将当年发动帝王攻击的那些人都找出来,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。”
  师北落道:“你的妻子,女儿那就是我的弟妹和侄女。这个仇,不是你一个人的。”
  陈扬不由动容,道:“大哥,谢谢你。我心里很清楚,今天把这个事情说出来会有很大的危机。但我愿意相信你,如果说我赌错了,那也认命。”
  这倒不是他冲动用事,感情用事。
  就算师北落要将秘密外泄,他也能够把事情圆回来。
  而从其他方面的分析来看,师北落更不能将他出卖。陈扬在心里做了各种分析,觉得坦诚相待反而能收奇效。
  师北落就算将自己出卖,但他往后的日子也不好过。相反,自己告诉他,自己并没有要将永恒族颠覆的打算。如此一来,他反而会更加坚定。
  而且,陈扬了解师北落这个人的性格,的确是个重义气的铁汉子,断不愿意做出卖兄弟之事的。
  师北落此时便也动情,道:“义弟,我绝不会让你赌输。”
  陈扬与师北落便紧紧握住了手,只差没互喊一声好兄弟了。
  末了,师北落道:“这件事情,还有其他人知道吗?”
  陈扬道:“还有知夏知道,除此之外,再无他人。”师北落点点头,道:“那就好。这事情,你说出来,我能理解和相信你并无颠覆永恒族的打算。但是若传出去,其他人可不会这么想。所以,咱们怎么都不能承认啊!”
  陈扬道:“这我知道。”师北落道:“还有,你看华天荒这老匹夫搞出这个事情来,连我都难免心中生出疑虑,这就更别提其他人了。须得想个法子应对啊!这天下人心还是万万不能得罪的。”
  陈扬道:“我已经想出了个法子。”师北落顿感兴趣,道:“什么法子,说来听听。”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天机还不能泄露,暂时不说,过几天你就知道了。眼下,我还需要等这个事情发酵几天。”
  师北落心痒难耐,但陈扬执意不说,他也是莫可奈何。
  惊雷事件开始越演越烈,起初是网上各种讨论,有的是顶陈扬的,有的是顶华天荒的。渐渐的,讨伐陈扬的浪潮越来越凶……
  倒真是有墙倒众人推的感觉。
  那原始学院也始终未就此事发生,雷鬼和沧海岚一直都保持了缄默。
  事实上,他们能保持沉默已经算是不错了。
  光明议会,黑暗教廷同样也保持了沉默。他们都在静待事态的发展……
  侯建飞也与陈扬谈话,陈扬一口咬定是子虚乌有的事情。侯建飞就道:“那你应该站出来澄清啊!这样一直下去,可不是事儿。你是不知道,学院里都有许多学生在说这个事情,而且,他们还在组织游行呢。”
  “组织游行?”陈扬一呆,道:“诉求是什么,要将我杀死还是驱逐?我记得前几天大家都还蛮崇拜我的。”
  侯建飞苦笑,道:“大众都是一窝蜂,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都是没什么头脑的。今日捧你,明日贬你,也是常态。”
  陈扬道:“那倒是!”
  侯建飞道:“有些极端的诉求是要将你杀死,以绝后患。还有一些是要将你驱逐出原始学院,还有的是想将你驱逐出星域。”
  陈扬沉默了下去。
  侯建飞道:“这股浪潮继续下去,只怕难以遏制,你真的要想个法子了。”
  陈扬道:“您这边的长老们,老师们应该也有想法吧?”
  侯建飞道:“他们有想法,但不敢说。他们很多在暗地里鼓动那些学生,现在都是想要让学生们来当出头鸟,因为他们年轻,冲动,容易被蛊惑。等到事态发酵到不可收拾,或者说是有了方向,大家才会表态。等到学院的抗议浪潮大起,星域各地的永恒族人只怕都会参与到这抗议的队伍里来。”
  陈扬道:“我大概明白了。只是,我现在说什么,有人会相信吗?”侯建飞道:“除非有另外一个更德高望重的人出来保你。”
  陈扬苦笑,道:“天尊吗?”
  侯建飞也苦笑,道:“天尊是不可能了,但如果雷鬼院长,沧海岚长老与我来做个联合声明,估计也会好一些。我这边没有问题,但你需要去说服雷鬼院长与大长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