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首页 > 盗墓掘金 > 青囊尸衣 > 第四百二十章 尾声
  龙年的中秋节的那天,在历经了无数风风雨雨和坎坷之后,寒生和兰儿终于成亲了。</p>
  第二天的深夜,南山村东茅草屋内新房内,两根大红蜡烛悄悄地滴着烛泪,窗外,一轮明月孤寂的悬挂在夜空里,皎洁清凉的月光透过窗棂洒在了新房内,寒生和兰儿幸福的相依偎在一起,默默地遥望着遥远的星汉银河。</p>
  “寒生,老人们都说‘十五的月亮十六圆’,那是为什么呢?”兰儿在寒生的怀里柔声道。</p>
  “小时候听爹爹说过,农历初一新月为‘朔’,农历十五满月为‘望’,满月最圆的‘望’时却又经常是在十六的晚上,嗯……大概世间事没有十全十美的,总是要留有一些缺憾。”寒生回答说。</p>
  “也许吧……”兰儿轻轻说道。</p>
  “咚咚咚……”叩门声突然响起,“寒生,我知道格达预言的含义啦!”门外是吴楚山人既兴奋又急迫的声音。</p>
  寒生与兰儿赶紧披衣下地,匆匆来到了东屋之内。</p>
  “寒生,山人好棒啊……”嘟嘟站在桌子上,拍打着翅膀敬佩的说道。</p>
  “**生于清光绪十九年,四柱为癸巳年甲子月丁酉日,今日是丙辰年丙申月……”吴楚山人掐指算道。</p>
  “爹爹,别咬文嚼字啦,人家听不懂嘛。”兰儿笑着催促道。</p>
  “好的,”吴楚山人微微一笑,接着匆匆道,“**是生于1893年12月26日,今天凌晨逝世的,享年83岁,格达活佛与他是在1935年会面的,也正是在那年的遵义会议上确定了毛泽冬的领袖地位,至今正好41年……”</p>
  寒生心中一惊,脱口而出道:“8341!”</p>
  “对,8341这组数字的意思,原来竟是指**阳寿83岁,执政41年,寒生,这就是格达预言数字的秘密所在。”吴楚山人得意的说道。</p>
  “那么,接下来……”寒生有些不安的说着。</p>
  “寒生,快把旧羊皮拿出来。”吴楚山人急切的说道。</p>
  寒生回到西屋内,自尸衣口袋内取出那块破旧的羊皮回来,小心的凑在了油灯光下……</p>
  八三四一</p>
  八七零五</p>
  七三零七</p>
  八五零八</p>
  九三零八</p>
  ……零四</p>
  ……(最后的一组则完全看不清了)</p>
  吴楚山人目光盯在了第二组数字上,嘴里说道:“8705……照前面推算,这入主中原之人阳寿87岁,在位只有5年啊……”</p>
  “听广播说**的接班人是华某某啊。”寒生说道。</p>
  “我也听到了,华某某是1921年出生,今年应该是55岁,如此说来,他还有32年阳寿,应该死于2008年,不过……”吴楚山人掐算道。</p>
  “在位只有5年!”寒生与山人异口同声的说道。</p>
  两人面面相觑,半晌作不得声。</p>
  许久,寒生开口说道:“为什么只有5年呢?”</p>
  吴楚山人吞吞吐吐的沉吟说道:“也许……下台了,但阳寿未尽,还得过日子。”</p>
  “那么接下来的是谁呢?”寒生望着后面的一组数字说道。</p>
  “7307,此人阳寿73岁,执政7年,会是谁呢?”吴楚山人摇了摇头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</p>
  “爹爹,这个东西留在家里,怕是有麻烦吧……”兰儿心惊胆战的说道。</p>
  “寒生,毁了它。”吴楚山人严肃的说道。</p>
  “毁掉格达预言?”寒生吃惊的目光望着山人。</p>
  “对,留着它是个祸害,那些政治人物可能会再次找到你的,关键是天道不可违,若是硬要人为地改变历史进程,恐怕天下从此多事矣……”吴楚山人心情沉重的说道。</p>
  寒生想了想,抬头望了望兰儿,兰儿坚决的点了点头。</p>
  寒生语气郑重的缓缓说道:“丹巴喇嘛,为了天下百姓平安度日,请恕寒生未能遵您遗愿,永久的将格达预言保存下去,实在是对不起……”说罢,叹息着轻轻的将旧羊皮凑到了油灯上点燃了。</p>
  浓烟冉冉升起,一股焦糊的气味散发在了空气中。</p>
  格达活佛四十一年前的预言,多少人血腥争夺的这块旧羊皮,就这样渐渐的化为了灰烬……</p>
  光阴似箭,岁月如梭,多年过去了。</p>
  每日里,来自中原各地的病人络绎不绝的赶来“南山乡村医院”,吃住治病都是免费,无论世间的任何疑难杂症,在这里基本上都会药到病除,寒生真正实现了自己“悬壶济世”的志向。</p>
  墨墨始终没有找到,平克顿私人真探事务所寻遍了中南半岛和南洋诸国,依旧是音讯全无。</p>
  沉才华渐渐的长大了,时常喜欢独自一个人沉思冥想,但从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</p>
  鬼婴脑颅内的那颗小小的祝由舍利也在一天天的长大……</p>
  (全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