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元棋牌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韩国综艺

章子怡忆成长称仍天真汪峰示爱:你说我听

发表时间:2019-12-03

  14日晚,章子怡发微博“和大家说说话”,回忆起成长经历,称相信自己仍是那个喜欢玩娃娃的天真女孩。汪峰转发:“你说,我听”。

  新浪娱乐讯 10月14日,章子怡发表微博“和大家说说话”,并晒出9张图文,回忆起成长经历,称相信自己仍是那个喜欢玩娃娃的天真女孩。照片中,章子怡各种时尚造型,冷艳迷人。汪峰随后转发示爱:“你说,我听”。

  章子怡称小时候家庭条件有限,只有一个塑料娃娃陪着她。子怡更回忆起《我的父亲母亲》、《卧虎藏龙》的拍摄,称始终对这两部戏偏爱。子怡坚信自己仍是那个喜欢在幼儿园玩娃娃的天真女孩。面对别人说她野心很强这样的话,她还是愿意花一点时间出言维护自己。她更喊出心声:“可我不愿被他人的眼光捆绑,不公的舆论束缚,该长刺的时候我也会成为一只有力量的刺猬。”

  章子怡感慨道:“我最大的幸运是,演过的很多戏是可以留下来回味。即便我的年纪变了,观众的年纪也变了,那些角色仍会传递另一种味道出来,给予人另一种心得。”

  章子怡随文晒出9张美照,照片中,她穿上各种美艳服装,目光坚定冷艳。随后,汪峰转发此微博,并示爱:“你说,我听!”真是分分钟虐死单身狗的节奏啊!(我是弥尔)

  章子怡全文:

  小时候,我特别喜欢幼儿园的氛围。那时家里的条件有限,我没有玩具,也没有儿童读物,就只有一只塑料娃娃陪我玩。那个娃娃也不是高级货,头发是在塑料躯体上画出来的,摸上去只有冰冷的手感;眼睛也一直瞪着,并不会像其他娃娃一样温柔地翻动。但它是我唯一的娃娃,也是我最爱的玩具。我经常一手拿着她,一手拿着幼儿园的布袋木偶,开始给小朋友讲故事,将我知道的故事都用它们演出来。

  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。

  或许是喜欢故事里角色与人之间的那种交流,不经意间,我走上电影之路。

  特别记得第一次拍电影《我的父亲母亲》时,初次站在镜头前,没有剧本,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。有一场戏饺子撒了满地,要我看着破碎的碗哭,十八岁的城市小女孩哪有什么多辛酸事可以触发泪腺,或许有,但是谁又懂得如何调动它呢。天都快黑了,他们在一旁吓我,要将我一人留在这荒凉的山上。

  谁想这招管用一下子就被下哭了。

  接着拍《卧虎藏龙》时也不过大三,年轻的自己初生牛犊不怕虎,想要证明给所有人看,相信一切努力都可以通过拼命获取。

  但同样的,我相信自己仍是那个喜欢在幼儿园玩娃娃的天真女孩。

  所有至今,有人对我讲,你年轻时候目的性很强,野心很强这样的话,我还是愿意花一点时间出言维护自己。

  因为那部戏,那样角色呈现出来的冲劲,无所畏惧,有她青涩鲁莽的天真。你说,那样的玉娇龙是不是我本身,我也不知道,甚至不记得自己如何做到。因为,李安导演已经完全把我逼得像扒掉了皮,抽掉了筋,逼出一个这样的玉娇龙。

  你或许又说,如果你本身没有那股劲儿肯定也演不出来,是的,我相信。

  很多戏都演出那个当下我最真实的状态,一丝笑容或是一抹泪水。我虽然接拍了一些戏,也得了些荣誉,但始终对第一部和第二部是有偏爱的,它们真实地记录了青涩的味道。

  我最大的幸运是,演过的很多戏是可以留下来回味。

  即便我的年纪变了,观众的年纪也变了,那些角色仍会传递另一种味道出来,给予人另一种心得。玉娇龙也好,茉、莉、花,商琴琴,于真,宫二,一个演员一生能碰到这样的角色,我想做演员也做得没什么遗憾了。

  有人这时会问,那你最大的享受是不是做女演员,而不是做一个女明星。虽然,我并没有太享受做女明星的那种快乐,但我觉得,做女演员其实也不见得多幸福。有个好朋友来探过几次班,见过这个行业的苦后对我说,“说什么我也舍不得让自己的女儿去做演员,这艰辛超越了人的想象。”我身上的伤足以证明此言非虚。但我承认,最大的享受是在有人愿意和我探讨某个角色,或是一部电影的力量时产生。你对我讲玉蛟龙倔强背后的迷茫,我就知道只有真正理解这个角色的人,才会说出这句话来,而这种共鸣让我感到特别的快乐。

  大家都讲,“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”我还记得我从前的模样,和我的塑料娃娃。我一直尽力善待这个社会和身边的一切,有时甚至是一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。

  可我不愿被他人的眼光捆绑,不公的舆论束缚,该长刺的时候我也会成为一只有力量的刺猬。我不去辜负任何一部电影给我塑造角色的机会,因为从我一入行开始就遇到了很多专业的人,他们创造了一个积极正面的空间让我成长。

  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流行偶像,我曾经走过的路和流过的汗水泪水,也很难被再次重复。电影事业中的一切喜怒哀乐让我感激不尽。点点滴滴都是你的选择,你有什么样的心愿,你就去努力实现了。仔细想想,对待生命中的任何事情不也是如此吗!

热门推荐

其他推荐